《沉香屑第一炉香》杂感

记录 2018-11-20 0 条评论 访问: 62 次

之前总是发很多的坏情绪,但是又觉得之前的那些也是一段时间以来生活情绪的记录不舍得删掉,现在情绪很好了,今天写秘书学作业,关于这篇小说的人物点评,感想很多,选了主角描写的,觉得张爱玲的小说有时候在说她自己,当然不要做葛薇龙这样的人,有一点小小感触:觉得一个女孩还是应该把自己过得精致一点,爱自己,应该有自己追求的梦想和职业,有自己爱看的书和爱读的报,有自己崇拜的伟人和偶像(不指电影明星,指能在行为和思想上可以给自己方向指引的人),可以有一定的在自己能力可以实现的范围内合理的物质追求,做一个在任何处境都有价值有意义的人。并不是不爱别人,但是对等的爱。
葛薇龙是一个出生于上海中产之家的葛家,由于战乱全家暂住香港避乱和求学的普通女中学生。由于家境贫困,面临着抉择,若是离开香港就会无法读书,不离开香港又无法解决食宿等费用问题,无奈只能寄希望于早年因自甘下贱、败坏门风而与葛家断绝关系的富商遗孀姑妈梁太太求助。尽管她到香港来了两年了,但是第一次走入香港山头华贵的住宅区还是相当的生疏和着实为之震惊,当然她的命运也随之与这豪华却处处弥散着腐朽、肮脏、欲望的住宅紧紧的系在一起。此时,她的那个为钱为欲残忍、贪婪的姑妈早已打好算盘,想好充分利用“薇龙”这块年轻貌美的肥肉,收留她用她来为自己吸引男人满足色欲。之后她联合母亲骗过父亲选择留在香港寄宿这豪宅开始自己选择的逐渐堕落的人生。
尽管这个纯洁而又世俗的姑娘知道自己以后可能在姑妈这里扮演的角色,但是面对满橱奢侈华美的衣服和这纸醉金迷、豪华奢侈的住宅,虽然表面上安慰自己说:“不与之同流合污,自己是为了继续在香港念书和实现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是世俗向往追求虚荣和渴望物质生活充裕的她在这个扭曲的环境中已经开始沦陷了。接之而来的是,司徒协送她镯子,学习交际花礼仪,跟随姑妈参加一场又一场的应酬,她的思想和生活一步又一步被腐朽奢靡生活的侵吞。
尽管此时内心里还有想念出些成绩来的小火花和对于唱诗班卢兆麟的青春萌动,但是姑妈用纸醉金迷抢走了卢兆麟,浇灭了她内心里懵懂的爱情火花,由爱生恨,带着青春莽撞和孩子气的她想通过夺走姑妈得不到乔琪来报复姑妈。并为此失去了女孩的贞洁,本可以回家选择开始新生活的她,仍然不能放弃虚荣和物质,还不幸地爱上这个出类拔萃的不成材的不靠谱的男人,并且愿意为这个不爱自己的男人付出一切。她说:“我爱你,关你什么事?千怪万怪,也怪不到你身上去。她与街头妓女的区别是她是自愿的。”其实从头到尾她从单纯世俗到完全沉陷于奢靡腐化的生活,归根到底都是她自己的虚荣心在作怪,她不是不向往美好,而是向往美好的意志不够坚定,一步步被物质虚荣所吞噬,将自己的人生葬送在纸醉金迷的生活之中,给不爱自己的男人—乔琪谋钱,残忍恶毒的亲人—姑妈谋人,她的虚荣葬送了她的青春。


除非注明,嗯VIEW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umview.com/561

本文由 Zhenhui 创作,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 3.0,可自由转载、引用,但需署名作者且注明文章出处。

还不快抢沙发

添加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