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过年 下的文章

论回家过年


俗话说:“每逢佳节倍思亲。”尤其是对于中国过年来说。但是如今过年好像是一味的模式而已,可是为什么我们不改掉这个繁琐的程序而是延续着这四千多年的历史?
说起过年,仿佛年味儿越来越淡了。现代人过年只是在过年前几天买一些鱼啦肉啦(有些人家把放在冰箱好几十天甚至更长时间的肉拿出来炖炖),瓜子花生,贴几幅对联整理整理屋子。对了,还有就是借着过年商家们渲染年味,女人们又增加了一个买衣服的好机会。过年那天穿上新衣服(也没有太多感觉,毕竟平常的衣服干净又整洁的)。接着吃年夜饭,爱看春晚的看几眼不爱看的就歇着或串串门,接着几天串完亲戚就算过完年了... ...额。听上去好像小孩子们玩的无聊的过家家。但真实的事我们就生活在其中啊。

talk about spring festival



过年也就是过了年,一切都变得没劲了


过年,虽然这是传统,但看来这也只是个传统了,如今过年的光景也已大不如前了。最近几年的味道绝对不再像以前一样了。
姑且不谈玩手机的问题,就谈一下现状吧。
以前学校放寒假回家的时候就已经有年味了,不时地会听到有人放鞭炮的声音,确实头几年,置办年货是挺早的,瓜子花生糖,必不可少,当然少不了鞭炮。
<!--more-->也肯定有人耐不住地去放他几挂。当时放鞭炮都是一响一响的,连续的很少,听到了连续的炮声,那也是不知道是那个熊孩子点走火了吧。也许你刚出门就能看到几个熊孩子在那捂着耳朵看着你,可是你就是不知道炮在哪。零星的炮声无疑增加了年味。再说了,家里买的瓜子花生,很快就能吃完,之后还要接着买。这时候家里也已经有人来串门了,而且一待就是很久,吃着早就买好的瓜子花生,偶尔家里会有两个客人同时来吧。反正客人是陆陆续续的,直到三十那天客人才开始多了,尤其是下午人变多了,聊得也热闹了,三十晚上,家里都是人,看着春晚,吃着瓜子,到晚上十点才离开。我们这了,每年除夕夜,吃完饺子都要出去玩,玩tm捉迷藏,十几个人啊,就要趁着天黑啊。街上路灯不熄,时常会碰到一伙一伙串门的人,远处也有那永远放不完的烟花。永远是大年初一看春晚,总有那么几个有意思的小品和歌吧。晚上十二点的炮声,似乎停不下来,但你却可以安然入睡吧。
如今的春节便失去了往年的热闹吧。大学放假回到家里,丝毫没有要过春节的感觉。极少听到有鞭炮的声音,汽车的噪音到时不少,几乎没有人三十之前来家里串门,街上放眼望去,还是那种个干各的忙碌,当然还有那顽固不化的积雪。当然,家里也并不着急置办年货,瓜子花生糖都是最后那几天买的,啊,紧紧就是个塑料袋装着点炒货罢了,当然不着急了吧?至于鞭炮,也是二十九那天,出去买菜捎带的而已。况且,我也并不希望买了,总之就是不想玩了,嫌麻烦吧。一切像往常一样,看着春晚吃着饺子,吃完出去玩。可是今年只有我们三个人出来了,出来玩的消息,也紧紧是发了出去罢了。一切变得没劲,没意思,不在像前几年一样,远处的烟花也没有原来的漂亮,没有接二连三的感觉。只能说是放过烟花而已吧。就这么回去了,仅仅是溜了一圈,没劲。街上也看不到串门的人,只有那昏黄的路灯打着灯。回到家里,地上还是那么干净,又略显冷清,瓜子花生一点没少,看样子今年要剩下了吧。晚上十二点的炮声此起彼伏,看样子是要失眠的样子吧。

大年初一的光景和往年差不多,家里总是有人来拜年,但总觉得哪不对劲。

至于春晚,我也不想说什么了。

过年也就是过了年,一切都变得没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