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记录 下的文章

基于信号FFT频谱的幅频测量方案


要求:测量信号(50~1000Hz,方波)基波和各谐波频率及幅值(频率精度1%,幅值精度5%)
针对该要求我们要确定大致的解决方案,通过采样得出信号序列,再通过FFT得出频谱,分析频谱得到需要测量的基波和各谐波频率及幅值。
fft.jpg

需要注意的问题:
1.根据香农采样定理(信息论,为了不失真地恢复模拟信号,采样频率应该不小于模拟信号频谱中最高频率的2倍,即f s≥2f max)
针对此处,50~1000Hz方波,则系统采样频率不得低于1000Hz x 2,但是在真正的工程应用上,采样频率Fsample一般是信号频率的20倍是比较理想的(并不很确定!)即Fsample=20 x Fsignal.
2.当系统性能资源受限制时,无法实时对信号进行FFT变换,对于实时性要求不高的测量系统,可以先对信号进行采样,采满系统需要的信号长度时再结束采样,开始进行信号处理等操作,结束后再重新采样。







如何正确地数数


我们总会遇到各种可恶的计数问题,经常发生 差一 错误,本文总结常见的数数问题。
62和17之间有多少个数?
1 2 3 4 ... 56 一共有几个数?
0 1 2 3 ... 45 一共有几个数?
3 5 7 9 ... 43 一共有几个数?
12 18 24 ... 96 一共有几个数?







我们这一代人所经历的爱与怕


听了罗辑思维的一段节目。觉得很是符合我们现在的生活。有一些感悟,所以想要把它写下来。

我们这一代是很特殊的一代人,我们生活在一个有巨变的时代。这样的时代很特殊,很可能就意味着之前所有的一切经验,意识都毫无作用。像之前的60后70后80后,他们有一个我们永远也无法体会到的感觉。怀旧。我们这一代人身边都是巨变。所有的一切在我们身边经历的都太快太快。快到我们来不及熟悉他就已经离我们远去。

像之前的学者穷其一生几十年的时间是有可能把她所学专业的所有著作通读一遍。成为行业里面的精英,资深专家。但是我们不同,有了网络之后,人类之间的联系越来越频繁。同样的思想有的交流,人类现在每时每刻都在产生,一篇论文,一篇专著。我们再也没有那种只要耗得起精神,就能成为行业精英的机会。因为人类现在的知识储备,多到我们几辈子也读不完。这样,之前确立的教育体系很可能毫无意义。


I've Come Back


我已经好久没有总结了,原因有很多,很多,我也只能列举那么几项,有些事情,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不想说出来了。
开学已经六周了,这七周经历了太多太多,(也算是可以这么说吧),我只想将几件事简单地总结出来,仅此而已,不为别人,为自己。
feather.jpg




程序员教你戒赌


吃喝嫖赌都是赔,只有赌博有来回
——题记
按照策略赌博了三个月,策略一直在亏损,另一人靠感觉下注小赚,一共赢了6个,我没有依靠任何幻觉,在策略亏了一些。居安思危,吾日三省吾身,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今天抓取了一年的数据,跑了一下策略,竟然会亏到800倍。立刻收手。看来之前计算的两三个月的结果为盈利数据,小规模样本数据真的没有统计学意义。赢钱只是短期幻觉。
result.png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


小程序2.0昨天刚上线,凌晨三点才睡。发现有bug,又立刻发布了2.0.1。在生产服务器上进行迁移操作,的确刺激。先给服务器拍了一个快照,然后数据库导出备份,旧版本打包压缩,新版本上传部署。本来要3天搞定react全家桶,现在拖了快一个星期了。这一个星期没上课,在教师公寓合租了间屋子,天天搞。开发公司项目,新ui基本上和重来一遍没有区别,还得兼任服务器运维,因为做市场的要不断增加入驻用户,而我之前开发的时候没做内容发布系统,加数据全靠手动操作数据库,现在十分后悔。
路在何方



node-ffi调用dll文件的那些坑


项目中要调用dll文件,dll的全称是Dynamic Link Library,动态链接库,windows为了减少文件体积提高函数库的复用率而使用。有些基础功能应该用公共函数库来实现,让每个程序自己实现是很荒谬的。dll和exe一样,只是没有入口点。用windows下面的rundll32可以直接运行dll文件中的函数,所以有时候中病毒可能在电脑里看到rundll32进程。打包成dll文件可以避免暴露源码。本文简述在nodejs中调用dll文件。


银川之行,当年激情燃烧的时候


看了圈内一些大佬的文章。加上这次放弃考试复习加弃考一科和我大四的那哥哥去银川某互联网公司,看到了一批依然有着梦想和激情的90后,95后,还有我们的心态很年轻,思想很前卫的总裁。感触颇深,但一时不知从何说起。但总是感觉以前自己和自己身边的大部分人的思维水平就不行。我真的一言难尽。我尽量拿出勇气以一个顽童的姿态轻描淡写地讲一讲。
大家似乎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从十二、三岁就开始思考人生了。而且感觉当年身边一直围绕着一群傻逼。是的,我也是这样的,幸好当年我在那样闭塞的环境,还能有两个“同志”一起交流思想——进行有效交流而不是谈论每天吃什么。



Get Over It


最近上手了 get over it 这款游戏,它操作看似很简单,实际上却又很难,一个坐缸里的人用锤子爬山,相信很多人都听过,开发者班尼特福迪写道“我做这个游戏就是为了折磨某些人”,我也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多次由于手抖了一下掉到山底从头再来的失落。这游戏想要完成至少需要两个小时,测试的时候中间值是用了5小时,但是平均时间是正无穷。

get over it.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