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分享 下的文章

认真的薛之谦


其实最初了解薛之谦应该是高三的时候,小伙伴跟我介绍了《绅士》。当时听的时候感觉把生活描述的过分悲伤,可是最悲伤的事就是听懂一首情歌。那是单恋的悲伤。

他的作风一向认真,从他写的的每一句歌词,拍过的每一期MV,掉的每一滴眼泪,都是认真的。

他是脆弱的。
是“你突然来的短信就够我悲伤”;
是“其实我根本没人说,其实我没你不能活”;
是“我害怕揉揉眼眶就错过了你”;
是“丑八怪,能否别把灯打开”。






英语之路和第二外语


为什么要学习一门语言,或许有各种各样的答案。大多是为了英语考试拿高分,如果只是单纯为对付考试,没有了考试这种外强制力后,遗忘速度也会很快。你学了一门只会运用到考试当中的语言。在我身边有一些怪现象,有些人,如果一个单词出现在考试卷子上,他能认识,但是写到路边的牌子上或者网站上或者变成全大写,他就不认识了。


他的身影


他的身影

刻意的回避着,瞬间的转身遮掩坠落的泪珠。“爸,您跟我妈… …注意点身体。”“嗯。”他的步调如此慌张,如此沉重。我从未感到这种孤独,远隔千里,只有我自己。

她的身影

责备着没有爸爸的送行,责备着我的还未成熟的倔强,责备着自己。
拖着伤口未愈的身体和心灵,看着我渐行渐远,在人海里。

她的身影

这瘦小的身影却放出了巨大的力量。融化了心上的霜冻,抚平了隐隐作痛的疤痕,还在一个叫做距离感的东西上面系了根绳带,顺便在苦涩的生活的中撒了点糖,丢进些阳光。这个小不点儿,你可真有两下子。

我的身影

思考着,成长着,迷茫着,孤独着;
慌慌张张,左顾右盼,试探着;
安安静静,随心所欲,前行着。


过失


理想好的事情总会偏差,不愿发生的事情总会如期而至。就如这次回家,用最不愿意的方式度过。

五一回家,终于回家了,妹妹你是不是想死我了?老妈你那手术刀口还疼么?爷您那肠炎怎么样了?我本想回和和气气回家好好团聚一下,提前跟老妈报了一堆菜名。还鸡贼的攒了一堆东西留回家买,约了几个老友,一起玩玩。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有一段时间没写文章了,感觉这阵子都很忙。好像大家也都很忙。

那么都在忙什么呢?就说说我自己吧,从实验室说起。前一阵子进了一个计算机实验室,感觉大学四年干巴巴的学一些学校安排的东西毕业了也学不到什么实际东西,而且我也不是很感兴趣,都是形式上的东西罢了。所以想学一些真正的东西,听一个朋友说,什么也没有实力更安心。但是进了实验室每天听老师学长讲课,做网上的实验,自己也会整理一些东西,还参加了几个大赛感觉能学到点东西。大赛就是背题,听老师的讲座也是听不懂。云里雾里的度过了两个休息日。总是感觉学习到的实际性东西少之又少。



写文章前琢磨了一下题目。写妈妈,她没有蒋菲的《妈妈》那么坚韧;写母亲,她没有《合欢树》中母亲的小心翼翼;写《娘》她又没有那么悲怆的经历。所以,百思之后不如取个句首中的“她”。

说起妈妈突然想起从小到大很少写关于她的的文章,就算写了也是被逼于条条框框的作文题目。因为对于她我一直没有什么感情似的,就连大学都去了远方。到一个没有人认识我的地方,没有人管我的地方。过上了“我自己的生活”。第一次回来时已经是冬天了,她们都去接我了,到车站门口,妹妹先是扑到了我的腿上,妹妹好像比以前更高了一些。抬头看她时,她仿佛呆滞了,风吹乱了她干枯的发丝,撩过眼帘。进了车里才发现她在默默地擦着脸上的什么东西。我知道,她很想我。她总是这样,嘴上不说,心中波澜。


一路的改变


不知道现在的你有没有想过自己每天在忙什么,为了什么,自己又改变了什么。
如果你现在在大学,这个时期应该是比较忙碌的,上着每天排好的课,参加的兴趣小组,学校组织的活动,你的身心情感迅速的运转。我们很忙,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活圈里团团转,为篮球比赛做准备,为考四六级背单词,为今天的伙食打算,为几天后的考试筹划。

经历的事情不同,也会有不同的心得与感想。
有人想“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有人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有人说“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有人感叹“剪不断理还乱”,
有人抱负着“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等等。

就是这些零散的思想构成了完整的我们,芸芸众生,如天上的星云。一路走来,你也许褪去了初来乍到的锐气,也许骨子里多了一份坚持,也许心里住的人换了好几个,或者一直不变,也许你脱去了刚来时的羞涩,也许你的思维懂得了多角度思考为他人着想。我们在努力成长着,改变着,经历着,思考着,这才不负当初的离别一场,泪眼茫茫。







学会改变规则


学会改变规则
我不知道,为什么规则是这样的,也许它从未改变过,也许它是某个不跟时代的人定的,也许它是自然定的。最开始还好,可能没有人感觉到它的存在。但,总会有它夹住我们的时候,自然而然,我们可能失去了什么。然而没有人愿意改变,我们只是一味地遵守,遵守,遵守。往往越来越多的人受到了限制。只是因为没有人愿意站出来改变这一切,人们也许总是墨守陈规,抱以“我可不想当那个特例”的看法,即使只是那举手之劳。
change




清明梦——你有没有在做梦时发现自己在做梦?


记录高中时关于梦境的一些尝试,不信的就当笑话看啊。哈哈~当时压力比较大,梦比较多。
鬼压床容易出现在身体疲惫而精神活跃的入睡。
梦境崩塌后会有两个结果,一个是醒来,另一个是没醒,然后进入鬼压床
梦境崩塌进入鬼压床后非常难受,我的感觉是自己掉入黑洞,无法呼吸,还有人在拿筷子戳我耳膜。
鬼压床不但可以在醒的时候出现也可以在入睡的时候出现
鬼压床是控制梦境的前奏。你可以趁此时在眼前想象一些画面,如果逐渐清晰,你一激动,又会坠入黑暗。如果已经进入,而你又知梦像赶紧醒,那么可以很正常地醒过来。
你在梦里一小时可能外面现实世界只过了十几分钟。
梦里无法开灯。这是我验梦的一个方法吧。









聊聊当今独立博客的现状吧!


如今已是移动互联网时代,甚至是物联网,互联网发展得真快,一切以即时为生的的各种服务也霸占了几乎整个互联网,我猜你也许不会了解到当年个人博客的辉煌,现如今的博客圈也许没有了往日的景气了吧?

独立博客,作为那个时代的产物,也是传承至今,然而,现在出名的独立博客也仅是那么几个,我就不提了。博客也许是这个热闹的互联网时代少有的净土,至少每个独立博客人的心中都保有那份最初的安逸吧,但,真正能坚持下来的便是凤毛麟角了。博主能坚持更新持续一年的已经算不错了。也有很多人是因为自己的操作失误造成了不可恢复的损失,从此博客便与互联网失联。不得不说,好多博客在写完建站记录后就从此失联了。从我个人角度来说,我之前有两个博客,就因为没有时间经营而荒废了,还有一个是因为违反主机商规定被封号了。可想而知,维持独立博客的生命线,需要多少的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