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三下记



晚上睡不着,大概是又有点失眠啦,回想一下开学前几周。这个学期还行吧。终于考了三次和英语六级分手了,真的不想刷分啦,过了已经很不容易了。面临着急需提高的日常交际英语口语好吧现在开始练吧。带着小院人的忐忑心情,较为曲折和顺利的评上省三好,凭着一个立项的课题,意外的成为院候选,意外的通过校选,。然后是忙了一年的论文大概弄完了,可能赶不上自己用上了,给别人做了嫁衣,说不心疼是假的,就有种自己生的娃叫别人妈的感觉,不过既然自己赶不上了,只能希望给下一届造福吧。。。。三月整个月都在准备"五四杯",希望十二号可以顺利得到交流会通知,也不枉费一个月的心思啦,去年九月的治国理政当时光想着跟某人在一起的乱七八糟事情给错过了,只能靠这个费点劲弥补了。厚着脸皮讨了一份考研学长的笔记,一百多页的A4纸写的真不容易,不过开学浪费的时间太多在"五四杯"还有一些杂七杂八事情上,真的没时间总结笔记了,能省一科时间是一科。然后是某人出去实习了今晚还喝醉了,虽然提前告诉自己了,但是心里还是很不爽,大概是有点不习惯吧,不过这个学期谁的压力都很大,懒得管啦。还是想买盆花养着,虽然很忙但是想着忙里偷闲有点小情调。还有就是借了三年的正装是该买一套比较合适的啦。第七天摄影拍的证件照真的很好看,意外的惊喜很喜欢 ,这学期逃课迟到有点多,一次在食堂专注于贴手机膜忘了上课,一次洗澡忘了上课,一次社会心理学上课老师催眠直接睡着了,还有一次因为事情冲突逃了,好吧不能再忘上课了……后续发现写着写着困了,真好,不用絮絮叨叨可以睡觉啦


我哆哆嗦嗦又回来了



开学差不多四周了,期间经历了很多事情,算是emmm,忙?emm反正就是不想写东西,不过现在,趁着我现在不想学习,我就哆哆嗦嗦回来了。
现在是大三下学期了,称得上是秋天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该考研考研,该工作工作,至于保研,emm可能性很小,所以就是那首歌“我要稳稳地考研,能抵挡末日的残酷,在不安的深夜,能有个书读~”
simplemood.jpg




20190218



----刚才有一个大约3年多没有联系过的高中同学给我发微信。说要不要回去看看老师。我想了半个小时。最后才给她的答复。她还是像以前一样晚睡。当时我们晚上。准确的说。是半夜。一起组团写作业。因为都拖到半夜写嘛。她干嘛我不知道。我反正是看电视。哪怕是看熊出没我都不想写作业。当然了。也经常早自习再抄一抄。
之前我也感觉到一些风。但突然被私发问道。算是不得不面对了。也许没人私发问我我也就任由它过去了。说起高中学校。当时的我很想离开。我不是很喜欢学校那种管理。即使我们学校相比与河北的学校已经是管的很松的了。我想自己安排我自己的事。我很讨厌别人插手。其实。我现在并不是很清楚高中同学。尤其是毕了业之后几乎没有交集的高中同学。见了面会说些什么。那么。又教了满满一届的老师呢。我也许能猜到大概聊些什么。但是对于未知。还有那么一点的好奇。
原本上高中的时候就能感觉到。初中的圈子带来影响挺重的。相对的。当时高中同学的关系就没那么深。为了各自的目的。由于各自的生活的一些情况。说是各忙各的也不过分。当然这不是特指。是泛指。其实现在初中同学也不怎么联系了。----


不希望你看见,但我还是想说



你从来不会想孩子要的是什么,你只会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一切,你也不会在意孩子想的是什么,您为孩子想的是什么根本就不重要,你的做法是正确的,孩子只需要毫无大脑的按照你自己认为争取的人生走就对了。他们根本没必要反驳,反驳反驳就是不孝顺,就是不懂事。
我为了你的病,不让你生气。做了很多退让,也为让这个家好,团结一心做出了很多牺牲但你从来不会那你在眼里,感觉我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孩子的心理根本不重要。你看到我给表妹做的生日礼物感觉很温馨,你说你想让我给家里做一个全家福的书,可是整天在这种环境怎么做的下去,我去讴歌什么?取纪念什么呢?
你口口声声说为了这个好,为了哪个好,但你从来不考虑方式,这样的方式只能让我离这个家越来越远。你的方式只会考虑到亲人以外,他们开不开心,你的好脾气也只会给他们,大声说话得罪了他们。但是我呢?我难道还不如一个外人吗?我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人?你为什么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呢?一家人整天以猜疑,嫌弃的心态在一起相处能幸福得了嘛?
你什么时候能改掉这样的脾气,我我们尽力去维护这个家,能让我在千里之外想到家的时候是个温暖的地方,是个吸引我的地方呢?


一个学期的努力之后对于绩点的不甘与绝望还有前20年人生的回想



上个学期,通宵成了常态,C++愣是没有听过一节课,高数也是想翘就翘了,更不要说课上被老师点名了很多次的工图。感觉自己的内心在上个学期打到了一个最大限度的绝望与不甘(亦或是诞生了另一个自我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呢?我在干什么呢?我在学习么?我是为了绩点还是为了学知识?这个专业有什么前途?旁边的人对于未来没有担忧吗?
就在一天天这样的想法中,开始彻夜无眠,上课也只是在玩手机,作业一次都没有自己写过。
回家之后,果然遭到了爸妈的“摆脸色”,早已经习以为常了。真的不知道还有多少大学生会在上大学之后还被爸妈把绩点与成绩看得那么重,明明路怎么走已经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了。
一直以来,我都在反思着自己和爸妈的关系。我真的不是什么生性凉薄的人,我很想很想有一颗正常的心,有一个没有任何心理问题的自我,但是我发现早就已经做不到了。和两个同学一起去看狗十三,李玩找狗的那一段,我相信很多人都看得很难受吧,我也看得很难受,我觉得稍微有那么一点出格了。但是当我回来,我翻了很多很多的影评,我明白了——爱因斯坦就是她爸硬要她接受的一个山芋,她还让李玩必须接着这块山芋直到它冷掉。电影散场了,两个同学都说这部电影让人看得很憋得慌,我明白,他们的憋得慌是因为剧情的缘故,而我则是那种如鲠在喉的一种错觉。正因为亲身经历过,才明白那是一种多深的绝望。我不敢说这是一部好电影,但是我多少明白了为什么称呼它为一部禁片。
这么多年的成长,逐渐让我产生了一种非常难以言喻的对于父母与孩子之间关系的看法。我觉得既然孩子并非是自己选择来到了这个世上,那么孩子的一切父母都是无法去预测与掌控的。我一直认为生养孩子无异于一场赌博,孩子的未来不论他是自杀亦或是出家,是事业有为还是碌碌无为一生,都无法预测。